当前位置:主页 > 鲁迅文化基金会 > 新闻报道 > > 文章正文

忆杭州一中鲁迅文学小组 作者:张抗抗

发布于2019-03-08   浏览91次   评论0条  

作者:张抗抗(中国作协副主席) 此文写于1985年

 

 

我十三岁那年,考上了杭州一中。这所全城著名的省重点中学的前身是养正书塾和浙江两级师范学堂。一九O九年秋至一九一O年秋,鲁迅先生曾在此任教,参加过反对封建教育的“木瓜之役”。当时杭州市有志于文学的少年,无不以考入这所学校为荣。在我幼小的心灵中,鲁迅先生也已经占据了一个神圣的位置。

 

入学第一天,老师发给每个学生一枚校徽,并且严肃地告诉我们,校徽上的四个字:“杭州一中”都是从鲁迅先生的手迹中摘取的。这个消息使我禁不住欢喜之至,于是每天佩带校徽成了我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我至今记得,我每天背着书包,挺着胸膛从大街小巷得意洋洋地走过的情形。在没有人的时候,我便悄悄低下头去,飞快地掠一眼胸前的校徽,脸上漾起了自豪的微笑。那时我好象觉得所有的行人都知道我是从鲁迅先生任过教的学校里出来的学生,所有的行人都投来惊异和羡慕的目光,至少我们楼里的邻居孩子们是这样的。这一枚校徽给我带来的优越感,要远远超过这所学校由于云集了干部子女、归国华侨等非同一般身份的学生,而在社会上获得的“尊敬”。用世俗的眼光来看,前者当然是无足轻重的。然而,对于一个已经具有朦胧的文学意识的少年,这所留下了鲁迅先生足迹的校园,在我心中就有特殊的价值和意义了。后来,当我在这所学校里受到一系列冷遇的时候,我对它的感情依然没有淡漠。我总是无时不刻地想到,这是鲁迅曾经逗留过、生活过、讲过课的地方。在我初中三年中留下的照片上,几乎每一张照片都不无例外地别着那枚校徽。这样一种固执的感情,使得我在曾经一度是相当冷酷的环境中,心灵中仍然保持了对生活美的向往。

 

进校后我就报名加入了鲁迅文学兴趣小组。这个小组分初中部和高中部两个分组,每周活动一次,阅读鲁迅小说、优秀中外名著,以及当代作家的作品,并开展讨论。我们也写作,由语文教研组的老师辅导我们。

 

可惜当时我们的年龄太小了,这三年的记忆中没有留下什么能和鲁迅先生联系得上的事情。我只记得,有次曾以我们小组的名义,在全校会演时集体朗诵一首长诗。那是一首政治诗,同鲁迅先生毫无关系。我们念得一塌糊涂,因记不住词,有位男同学还不住地摸他腰上的皮带,惹得台下哄堂大笑。我很难过。照我的想法还不如念一篇鲁迅先生的散文。我常常一个人独自跑到校园小山下一个池塘边的鲁迅纪念亭里悄悄朗诵:“那声音大概是横笛,宛转,悠扬,使我的心也沉静,然而又自笑起来,觉得要和他弥散在含着燕麦蕴藻之香的夜气里。”(《社戏》)……可是老师不听我们的,我们太小了。我们只能踮起脚尖,一周一次眼巴巴地去看高中部的“鲁迅文学兴趣小组”出的黑板报。刊头叫做“鲁迅风”。他们的黑板报办得棒极了,都是那些高中生自己写的文章。他们一开始抄写,旁边就围满了观看的人。凡是杭州一中的校友,对于这个场面一定记忆犹新。于是我就盼望着我快点长大,升到高中部,就可以写出那些漂亮的文章来。

 

我们鲁迅文学兴趣小组的活动,在我初中三年里,始终是我每周生活中的一件最重要的事。语文教师始终是我最亲近的人。他(她)们常常在课堂上念我的范文,对于我的文学才能给予了最初的肯定。初中三年里,我写了几个在全校会演中表演的小话剧,获得过初中部作文比赛一等奖,后来又在上海《少年文艺》上发表习作。这些最初的实践有如娃娃幼稚的牙牙学语。可以说,杭一中鲁迅文学兴趣小组,是我学习文学的摇篮。

 

杭州一中行政大楼二楼靠西的一间屋子是“鲁迅纪念室”。我们入学的新生,曾由班主任带领,屏息静气地排队到里面参观过。记得里面有一些照片、文字说明和鲁迅先生当年任教时用过的实物。我们被告知不许用手触摸,在里面很快地转了一圈,不敢大声地呼吸,生怕玷污了什么。那个屋于是从不轻易打开的,我只进去过那么一次。以后再经过那长长的走廊,那间房子总是挂着大锁,充满了神秘感。文革开始后,我曾一个人跑到楼上去,从门缝里张望。门上已被贴了封条,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我的心里充满了迷惘和失望。我生怕会失掉什么。我记得鲁迅先生说过文学是战斗的,文学家是战士;文学是为社会和大众的,文学家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我开始朦胧地懂得了这些。那时我只有十六岁。然而,鲁迅先生关于文学的社会功能一些基本思想已经开始渗透在我的血液里,成为我开始逐渐建立的精神支柱。

 

 

 

还记得我上初中二年级的一个春天里,初高中部的鲁迅文学兴趣小组举行了一次大型活动——参观绍兴县城里的鲁迅先生故居。从杭州到绍兴,火车只需一个半小时。但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这无异于一次极其重大的长途旅行。我激动的几乎一夜没睡着。天亮的时候,我差不多是最早一个到了火车站,没忘了在新换的衣服上佩上那只闪光的校徽。

 

“出门向东,不上半里,走过一道石桥,便是我的先生的家了。”我背诵着《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寻找着那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色的桑椹和何首乌。我在心里希望着碰上一只叫天子,或是一条美女蛇什么的。我在心里暗暗猜想,街上匆匆走过的戴着毡帽的绍兴老乡,会不会是闰士的后代,他的孙子大概同我们一样大哩。如今已快二十年过去了,那一天的参观仍然留给我极深的印象。我咬着手指头站在三味书屋的天井里,踮起脚尖望着少年时代从鲁迅课桌上刻的那个“早”字,迟迟不愿离去。我的心里是极遗憾自己竟不是一个绍兴人。老师催促了几遍,时间不早了,我最后是跑步去火车站,赶上当天晚上最后一班火车回杭州的。十几年后,也就是一九八O年春天,我陪两位黑龙江作协的同志重游绍兴,又去了一次百草园。奇怪的是,如今的记忆中,仍然是一个别着校徽、戴着红领巾的小姑娘坐在百草园的井台上,期待着竹筛下的“张飞鸟”。我很佩服鲁迅先生敢同他的老师捣乱,敢在老师念课文的时候画画儿……我觉得,后来在我成年后的作品中所反映出来的那种人道主义思想,维护人的尊严的强烈愿望,对弱者的同情,对正义的渴求,以及自己对精神和个性压抑不自觉的反抗的人生态度,是受到我早期熟读的鲁迅先生的小说的深刻影响的。

 

 
标签:   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收藏  转载

相关人气资讯 :

今天,我来当小编!  我要投稿
热门标签 :